非色台灯

😌

源藏】晚归


离开乐乎许久,之前第一次发岛田的文因为疏忽打tag而被喷特别不爽。
但是…哎,都过去的事了,过了这么久再次在这里发东西,这篇小文,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另外,原作风的源藏同人文已经五万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没发是因为怕自己坑了,不过我应该不会坑的。也在考虑出本子。嗯…还有一篇abo(肉)短篇在写。如果大家想看我就发上来。
对不起啰嗦了很多。
对了,因为不常上乐乎所以可能不能及时回复,先道歉…
*       *       *

晚秋的夜,刚刚还是明亮的月亮,此时不知从哪刮来一阵风,黑云遮蔽了月光,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纷纷落地。半藏把被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抬头望望越来越阴暗的天空,借着路边昏暗的路灯小跑着继续赶路。

他要去接那个贪玩的弟弟回家。这个不成器的家伙总叫人操心,半藏想起了父亲大人平时对源氏的形容。最近源氏好像迷上了打游戏,每天不去找他都不知道回家,明明才那么大丁点,不好好训练就知道打游戏,以后可怎么办?在心里这么腹诽着,半藏叹了口气,胳膊夹紧雨伞,加快了步伐。

游戏厅里灯光昏暗没有一个客人,大概是看见天气不妙都早早回家了吧。半藏绕到源氏平时呆的位置,果然那家伙埋头睡得正香。

“喂,源氏,起来回家了。”半藏一边摇晃着弟弟的肩膀一边说。源氏哼唧了一声慢悠悠地抬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迷糊地说:“哎?我又梦到哥哥了吗?”半藏哭笑不得不知该不该生气,一拳锤过去:“这不是在梦里!快点起来跟我回家!”

清醒了的源氏眼睛瞬间冒出光来,一张小脸儿像是盛开的鲜花,围着半藏跳舞。“哥哥你来接我啦!好开心!”“哥哥今天我又打破店里的记录啦!”而半藏走在前面听着源氏活波的声音,根本没办法发火,只能故作严厉地说教:“游戏里的记录有什么用,再不来上课父亲大人要教训你了。”然后回头假装凶狠地瞪源氏一眼,可那家伙不但不以为然,反而更加蹬鼻子上脸,一跑一跳地追上来抱住半藏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我才不怕他嘞,我有哥哥你!”半藏看着源氏乌黑茂密的头顶,头发一簇簇的如他一般放荡不羁直指天空,叹口气:“我不能一直在父亲大人面前替你说话…”

源氏撅撅嘴刚要出声,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兄弟二人不禁闭上了双眼。几秒钟过后,低沉而有力的雷声响起,从远到近滚滚而来,仿佛连大地都在为之震颤。同时天明显变得更黑了,连一丝月光都不见,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借着路边小店门前微弱的灯光前行。
源氏紧紧抓着半藏的衣袖,大大的眼睛在黑暗中滴溜溜地四处张望,又一声炸雷落地,天空闪过一片血红色,大雨倾盆而下。半藏撑起雨伞,看见源氏不安的样子,拉起他的手,说:“离我近点,别淋湿了。”“嗯!”牵起手,源氏的眼睛落在半藏身上,不安退去了。

兄弟二人在雨中艰难地前行,走到一处狭窄的旧街,突然狂风刮过,半藏连忙双手握紧伞柄,源氏抱住半藏的腰。大风平息,路边的灯却被吹灭了。四周一片漆黑的静谧,只有忽近忽远隆隆的雷声和瓢泼的雨声。瞬间的黑暗让半藏失去了方向感,他站在原地分辨着前方的路。“哥、哥哥…”缩在自己怀里的源氏发出微弱的呼唤,半藏低头,对上源氏在黑暗里仍闪着光的大眼睛,浅浅的琥珀色让人心安。半藏腾出一只手搂住弟弟,安慰道:“别怕,源氏,快到家了。”“我、我才没怕嘞!哥哥你才是,手在发抖呢!”半藏脸红了:“才没有害怕!我只是有点冷…”源氏闻言一头扎进半藏怀里,半藏听到含糊不清的声音:“那我抱着哥哥,来帮哥哥取暖!”半藏笑了,真拿这个弟弟没辙,明明只是害怕吧。“哥哥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看着这个其实怕的不行还硬说要保护自己的小鬼,半藏本来的一丝害怕也不见了,他揉揉源氏的头发,说:“好,好,源氏最勇敢了。”

一会儿,眼睛适应了黑暗,半藏看清了前方的路,深一脚浅一脚,家就在眼前了。

等他们终于看见城门的时候,雨渐渐小了,雷声渐行渐远,微风吹散了乌云,花村明亮的月亮又重新挂在了天上。“哥哥你快看!”随着源氏兴奋的声音,半藏抬头看见月亮边上,有一圈彩虹,空气中带着蒙蒙湿气,柔和的七色好像要滴出水来。半藏和源氏在城门院中手拉手久久驻足,直到家仆过来叫走了他们。
--
“真怀念啊,那时候。”
“哼,我怎么不记得有这种事。”
“哎?!哥哥怎么能不记得了!”
“那么久的事,谁还记得啊。”
“切,可是我还记得哥哥明明怕的发抖还非硬撑着--”
“谁怕的发抖啊!是你怕的钻进我怀里好不好!”
“对对对,是我怕的钻进你怀里,那我现在也要--”
“走、走开…”
守望先锋众人:md好好赏月不好么非喂狗粮!!

谢谢阅读。

【岛田骨科】雷雨,短,一发完

青年(童年??)时代的兄弟,源藏藏源没差。
第一篇岛田骨科,憋了好久没忍住还是下手了。。。
如果有ooc那是我的锅。

凌晨三点,秋夜的静谧被一声炸雷打破。紧接着是倾盆的雨声。这一声巨响,想必吵醒了在这片夜空下沉睡的大多数人。

黑暗中半藏眨了眨眼睛,明天一定又是满地的落叶和残花吧,他想。

倾听了一会儿外面的雨声,然后他翻身准备继续入眠,却在房间亮起的一瞬间看到一抹黑影一闪而过。

在他持起戒备之前,熟悉的源氏的气息就让他放下心来。

“源氏。”
“哥哥。”

“怎么不好好睡觉跑来做什么?”

“嘿嘿。”源氏笑了笑,和他过去每一次对哥哥有所企图时的笑容一模一样,“外边刚刚打雷好大啊,哥哥。”

“…你不是小孩子了,源氏。”半藏看着一边说着好笑的理由一边手脚麻利地钻进自己被窝的弟弟,有点无奈的笑爬上他的嘴角。

“那有什么关系。”源氏动作熟练一气呵成,此时已经紧挨着半藏躺好,脸埋在兄长的颈窝。

“躺一会儿就回去睡。”严厉的兄长又说出这种严肃的话,还真是缺乏人情味。源氏心里小小地吐槽。他双手抱住半藏的胳膊,忍不住在温热光滑的皮肤上来回抚摸。啊,此时大概就是天堂吧,源氏一脸幸福,傻瓜才会回去睡呢。

白色的闪光断断续续,时近时远,预示着接下来无穷尽的隆隆雷声。

这样子根本没法让人睡觉,年轻的兄弟还没训练到能忽视雷声睡着的地步。

“哥哥……”
“什么事?”
“总是打雷我睡不着。”
“……”

“好困啊可是就是睡不着。”
“哥哥也睡不着么?”

“别去想雷声。”
“…做不到啦这种事…”

“哥哥明天还要早起。”必须让哥哥快点睡着,源氏想,抬手覆上半藏的耳朵,“这样就好了。”

半藏微微僵了一下,翻身面向源氏,再次无奈地笑道:“这样不管用的吧。”可是自己却也抬手捂住了源氏的耳朵。
“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源氏说。

半藏看着在黑暗中被闪电照亮的弟弟的双眼,瞳孔中被镀上了一抹蓝色,闪闪发光。我的弟弟源氏大概是这花村中唯一纯洁的存在吧。

带着繁复雕文的窗外,雨声渐渐弱了下去,电光仍在乌云间闪烁,但不再打雷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源氏的办法起了作用,二人真的睡着了。看他们的表情,大概是做了一场好梦吧。

end

哎呀!!!竟然真的写了!可是好短啊!
我这人就是越喜欢的cp越觉得难以动手啊啊啊!!

没错这文是来自真实的故事,苦逼的我半夜三点活活被雷吵醒,我特么还以为是爆炸啊啊啊!然后一个小时就再也睡不着了!一会儿一个雷!
我特喵的也要哥哥给我捂耳朵啊啊啊!

米娜还想看什么梗可以评论哦,我没事就写写~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对了我这个标题还真魔性呢)

同居三十题其二十四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这个季节台风越来越频繁,动不动就会下雨。
“真是的,今天还有特卖来的,雨怎么还不停。”从早上醒来到现在,窗外一直阴沉沉的下着雨,埼玉也时不时从漫画中抬起头来,希望下午去超市特卖的时候雨能变小一些。
“根据天气预报,接下来会刮台风的,老师还是不要出去比较好。”杰诺斯一边做家务一边说。
“唉?!”埼玉一下子放下漫画,盯着弟子,又慢慢重新埋头于漫画中,“嘛,反正天气预报都不准的。”结果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呼啸的风声和噼里啪啦的雨声。“嗯……”被毫不客气地秒打脸,埼玉眯起眼睛瞥了一眼愈发阴沉的天空。
“没关系的,老师,请别在意,今天就先在家里休息吧,我想这样的天气也不会有怪人出来吧。”杰诺斯清理好最后一小片儿灰尘,将掸子放回原处,解下头巾,“还好冰箱里还有食材,那么我开始准备晚饭了,老师。”
外边开始响起隆隆的雷声,五点钟的夏天,看起来像是黑夜一样,白色的闪光在涌动的云层里时不时闪现,像中国的龙一样,说不定雷声就是它们在叫呢。埼玉笑了笑,站起身:“我来帮你吧,杰诺……”
突然间,一声巨响,好像是雷落在了头顶上一样,连埼玉也条件反射地站住了脚步缩了缩肩膀。一片白光之后是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你把灯关了吗,杰诺斯?”
“是,老师,似乎是停电了,因为刚刚的落雷。我这就去看看,请老师在这里等等。”
“嘛,反正也无聊,我和你一起去吧。”结果刚要动作的埼玉被什么狠狠绊了一下,啊了一声就向前栽去。紧紧闭上眼,正准备与榻榻米亲密接触,却落入了一个有点冰冷又有点硬的怀抱里。
“老师!您没事吧?!”
“啊,嗯…虽然你的身体也蛮硬的就是了…”
“对不起,老师,我应该——”
“都说了没事啦,喂你的手在摸哪里啊?!”
“…有点想做呢…这样的天气也很有气氛不是吗,老师?”不但不有所收敛,反而更加大胆,埼玉叹了口气,自家弟子总是能一秒从一本正经变一本流氓的技能真是拿他没办法。
“……不是说要做饭的吗?还有…恩…停电…”
“小菜一碟,老师如果觉得饿了,要不要先吃我呢?”杰诺斯“一本正经”的情话落在埼玉耳边,“或者……还是由我来吃掉老师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在榻榻米上缠绵起来。
在外面低沉有力雷声的间隙里是窄小房间里令人脸红心跳的种种声音。
……
第二天放晴的时候,两人都觉得偶尔这样被困在家里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嘛。

end,
更新越来越慢了,唉,原谅我,
谁让我老了呢😂
同居是清水的!炖肉是污的~

同居三十题其二十三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老师,您想过要个小孩吗?”
某个平常的一天,弟子突然间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埼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杰诺斯,拿在手中的冰棍儿化了滴在手指上。端坐在对面的杰诺斯一本正经地抓过自己的手,舔掉上面的甜水,再次一本正经地开口:“老师想要小孩吗?”
“啊?”结果半天埼玉还是只憋出了一个疑问词。
没办法,埼玉自己真的是一点儿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当第一次见到杰诺斯的时候,已经二十五岁老大不小的自己也完全没考虑过组建家庭这种麻烦的事。就算口口声声说着“我喜欢的是女人”,每天想的也都是这种日常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吧,一个人打怪,一个人赶特卖。丝毫没有考虑过改变,直到杰诺斯不请自来地闯进自己的生活,直到现在杰诺斯的存在也变成了不想改变的日常之一。
“呃……那个,杰诺斯,我没想过要找个…女人…什么的…”于是埼玉有点心虚地开口,不知道弟子问这样一个问题的目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师!我决不要将老师让给任何人!”杰诺斯竖起眉毛非常有气势地宣告,不知为何埼玉感到莫名的心虚不见了,“那天博士告诉我,有技术能使两个男人也可以创造小孩,既可以拥有单独一人的DNA,也可以两人都有,我考虑了好几天,果然还是想对老师您说……”
“啊,现在的科技什么的还真是厉害……”埼玉盯着冰棍儿,视线在它和刚刚被弟子“照顾”过的手指间游移,“小孩子什么的很麻烦啊,而且我哪养得起……”怎么可能让杰诺斯总是花钱,“嘛,反正我有你就够了。”埼玉抬起头,对着弟子爽朗地笑,“现在的生活我就很喜欢。”
“老师…你…”杰诺斯相当感动的样子。
“当然如果你想要的话……”
“不!老师的爱请就给我一个人吧!”
埼玉似乎早就知道弟子的想法,三两口吃完冰棍儿,问:“那么今天晚上吃什么?”

end,生孩子哪里我瞎编的😂

说好的开学回归,
我也不知道为啥寒假在家就是不想写😂
我错了
不要急,早晚的,坑会平😂

同居三十题其二十二


22、一场飞来横祸(火灾,地震 etc、)
十分感谢Tiamo27君提供的脑洞

果然对于这两人来说,“一场飞来横祸”也是与众不同的。
这天,老师一如既往的一拳解决了怪人之后,大团大团的灰尘散去,杰诺斯却没能发现老师的身影。压抑着内心的不安,电子眼四下搜索,杰诺斯发现视野内本该是老师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熟悉又违和的东西——一只鸡蛋。
杰诺斯有些奇怪地走过去,拿起鸡蛋扫描,与普通的鸡蛋没有什么不同,正在他疑惑的时候,鸡蛋竟然说话了——“喂!这到底怎么回事!”
没错!声音确实是从鸡蛋传出来的没错!!
“喂!杰诺斯!喂!”
这!这难道是……老师么?!
“老师?!是您么,老师?”
“啊,是我啦……”听到弟子的回应以后,埼玉的声音立刻回复成平时的样子,“好像那个怪人临死之前说有什么诅咒之类…的…那个…杰诺斯…呃,那个,我…现在看上去…是…什么样子…的……”
“老师…您…请恕弟子不敬,老师您似乎变成了一只鸡蛋。”
“…………啊,鸡蛋吗?哈,哈哈……总之,先回家吧。”
……
“老师,您确定要被人吃掉才能恢复原状吗?”
“啊,嗯,大概是吧,那一瞬间好像听见有声音在脑子里响起……之类的。‘只有被人吃掉才能解除诅咒,去体会被吃的痛苦吧啊哈哈哈哈’这么说来的。”
“嗯,照这样看来,确实是要被吃掉才能解开诅咒呢。那么,老师想要被谁吃掉呢?”
弟子这样一本正经地问自己,反而突然让埼玉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不好意思起来。“嘛……非要这么说,除了你以外也没别人了吧。”
“我懂了,老师的意思是非我不可么?”
“喂你一定要给我翻译过来吗?”
“那么,要不要剥鸡蛋壳呢?经过我的扫描鉴定,老师现在是一只熟鸡蛋。”
“……你这家伙…吃鸡蛋当然要剥鸡蛋壳啊…这是常识吧?”
“可是……这不就好像是剥去老师的衣服一样么……还是说,是老师的皮肤?!老师岂不是会痛!?”
“……喂你脑洞太大了吧…总之先动手试试看,我也想快点恢复原状啊。”
“那么……我先敲一敲老师试试看,失礼了。”
“老师痛么?”杰诺斯拿起老师试探性地在桌角磕了磕,“有什么感觉么?”
“恩…没有…”
杰诺斯拿起老师仔细端详,就像普通的鸡蛋一样,壳上出现了细细的裂纹。“那么我继续了,老师,失礼了。”机械手灵活地去掉一块蛋壳,一块白嫩嫩的蛋清露出来,“老师感觉怎么样?”
“…呃…怎么说呢,稍微有点…嗯…凉飕飕的,感觉好奇怪啊。”
一会儿功夫,杰诺斯把蛋壳全都剥去了,整齐地摆在一边。
“嗯…不知道为什么确实觉得好像是…呃,没穿衣服的样子……”老师的声音稍微有些发抖,大概是不习惯这种状态吧,杰诺斯想。
“老师摸起来好舒服,滑溜溜的,软软的。”杰诺斯双手将老师捧在掌心,敏感度丝毫不差的机械手指慢慢地在鸡蛋表面滑来滑去。
“喂,住手啦杰诺斯,这样有点痒。”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对劲儿,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样子的老师以一副诱人的样子出现在杰诺斯脑海里。
“抱歉,老师。”
“老师准备好了么?”
“嗯,吃吧,我想快点恢复原状。”
将鸡蛋凑近嘴边,只要一想到这是老师,杰诺斯突然就觉得有些矛盾,既想将老师一口吃掉,又觉得难以开口。结果最后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唔啊,干嘛啊!”
“对,对不起!老师!我——”
“没事没事,”见弟子有点慌乱起来,埼玉连忙打断,“反正我现在是鸡蛋嘛,你想怎么吃都行。”
“是!老师!我会尽快让老师变回去的!”说着杰诺斯索性将老师整个放进口中,却没有咬下去。
“喂,你在干嘛?快吃啊。”老师的声音竟然从自己口中传出来,带着微微的震动,有点怪怪的。
口中含着鸡蛋,杰诺斯的声音含糊不清:“不,不行!如果老师会痛怎么办!果然我还是做不到!”
“可是不这样就变不回去了呀!我没关系的,反正只是一会儿的事。”
“不行!即使一点痛苦也不行!”
“我说你啊——!”
“咕咚!”
杰诺斯不小心将鸡蛋老师整个吞了下去,然后房间里突然闪耀起一股光芒,褪去后,光着身子的老师坐在杰诺斯身边,浑身湿漉漉的。
“呼,总算变回来了。”埼玉确认自己的身体和以前一样,松了口气。
“老师!”杰诺斯有些激动地凑过来,却被埼玉撑住了胸脯。
“你等一下,刚从你嘴里出来,我得缓缓。”
“老师请放心,经过我的精心调配绝对——”
“啊啊,粘糊糊的我要去泡个澡,话说这些东西…不会是你的口水吧…”
“请务必让我帮您,老师!”
接下来的事只能在炖肉三十题里看哦(´-ω-`)~

end,
以为写了很多,结果还是这么短小😂
最近变得低产(lan)了_(:з」∠)_
今天科目二终于特么的过了!!!!
都会更的,只是重度拖延症😂


我这上色也是醉人😂
这次科目二带着老师的教诲,
我特么一定能过😊
原谅我放荡不羁的画😂
和左下角失败的签名😂

炖了个肉三十题④


04、捆齤绑
“请老师…无论如何都要再放松些…”杰诺斯修长灵活的金属手指牵引着绳子,在埼玉眼前就像跳舞一般,而跪坐在弟子面前的埼玉的身体正被这些麻绳慢慢束
“呼,杰,杰诺斯…”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埼玉有点呼吸不畅。
专注的弟子抬起眼,最后一次收紧绳索:“不必担心,老师,这些绳子经过我特别的加工,应该已经柔软又坚韧了,如果老师不过分用力不会断掉的。”
“喂!我才没有担心绳子会断这种事啊!”(好紧!)
“应该也不会觉得粗糙不舒服吧,老师?”
“倒是很柔软…不过当然会不舒服啊!还有听人说话不行——”
突然被一股力量拉过去的埼玉,被弟子的口勿打断了说话。可恶,话说到底为什么自己总是会答应弟子这种奇怪的要求啊?!不如说是被哄骗的答应了吧!啊啊啊,总之这种事情上自己总会莫名其妙地栽在杰诺斯手里!
“老师。”仍然在接>
埼玉倒在杰诺斯肩膀大口喘气,顾不得嘴角的津氵夜沾到了弟子的肩膀。埼玉在内心叹口气,最开始自己还不明所以,但是已经好几次了,每次自己中途走神都会被杰诺斯以这种方式拽回来,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弟子。这样想着的埼玉却笑了起来,抬起身>
再次被老师的笑脸征服的杰诺斯愣了一下,然后回答:“接下来,我希望老师和我都能享受。”说着,杰诺斯的手抚>
一直凝视着彼此,杰诺斯低下身子,先是用脸颊轻轻蹭了蹭老师的**,满意地看着埼玉的脸一直红到耳朵根,然后伸出舌>
“这样子,舒服吗,老师?”
埼玉只觉得现在的弟子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着绝对的俘获身心的力量,他喘>
“喂,喂……”想要寻问的埼玉看见弟子又拿出了两个奇怪的东西,“那是什么啊?像夹子一样的东西。”
“啊,这也是今天道具的一部分,请老师别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反正是要用在我身上吧……”
“没错,也许会有些疼,请老师忍耐一下。”
“喂喂!为啥会疼啊这到底是——啊啊…”
话还没说完,杰诺斯就将老师的一边乳>
“唔恩…你突然间…干,干嘛啊,杰诺斯!”
“虽然老师的这里也有了一些反应,但还不够,所以我才专门对这里进行一些刺激。”
“不要解释得这么直接啊你!”
“差不多可以了。”最后用力咬了一口,杰诺斯放开已经被玩弄得完全挺>
“我求求你别说了……”
“那,请老师忍耐一下。”说着杰诺斯将刚刚的夹子夹在了埼玉的乳*上。
“喂!喂————!”埼玉瞪大眼睛,下意识地想要摘掉,却根本动弹不得,“这样很疼的!”
“真的只是觉得疼而已吗,老师?应该,也很愉快吧?”杰诺斯不怀好意地凑近,用手指弹动夹子,换来老师难耐的呻口今。
“那,这边也——”
“不要!绝对不要!”埼玉用还算自由的两条腿蹭着后退。
“唉?看来,不能让老师您能够这么自由行动才行啊。”等老师退到靠住了墙壁无路可退,杰诺斯又拿出绳子,“请老师务必相信我。”于是,埼玉的又又腿被大大地分开,大腿和小腿紧紧贴在一起并被固定住,“这真是个方便的姿>
“杰诺斯,这,这个……好羞耻啊……”看见自己的    身亻本被绳子紧紧捆>
“请老师不要担心,请把一切都交给我。老师是相信我的吧。老师只要享受就可以了。”一直说着这样的话,杰诺斯成功地将另一边也夹上了夹子。
“舒服吗,老师?”杰诺斯满意地审视着老师的样子,欲>
“…杰诺斯…我,我好想……下面…那里…”埼玉的分>
“老师…是想要我碰您吗?”杰诺斯坏心眼地逼近,故意在埼玉的脸颊,脖颈,耳朵落下亲>
“哈啊,哈啊,不…再更用力些…杰诺斯…这样…好难受啊…嗯嗯…”埼玉扭动着身体,想要迎合弟子的扌无慰,想要寻找那个能够让自己释>
“老师,今天的您非常的色>
“喂!你什么时候在天花板上安了这种东西!”
“上次修天花板的时候顺便就装上了,没想到真的能用上。”
“……喂,你绝对是在那时候就计划好了吧。”
“请让我帮您扩*。”
“唔嗯嗯嗯……”弟子涂满润滑>
“是这里吗?”杰诺斯用手指反复磨蹭着那个地方。
“啊啊,哈啊,哈啊,杰诺斯你,一直,一直弄那里,好舒服……”快*冲刷着埼玉的全身,但是身体却一点都不能动弹,此时,绳子的束缚感早已成为了快>
“喂,你又要干嘛?”杰诺斯趁老师放松时,又将什么东西挂在了夹子上,一下子沉甸甸的,胸>
“别担心,老师,只是两个坠子,请老师别乱动比较好哦。”说着,杰诺斯的**进入了老师,缓慢地向着之前的那里推送。
“啊嗯嗯嗯嗯…呼呼…你这样…我…怎么可能…不动啊…啊啊嗯…别这么慢啊杰诺斯!”毕竟是与手指完全不同的东西,只是进来就带来了快*,身>
“是,老师,我要加快了。”伏在老师耳边说出这些话,杰诺斯开始任凭自己的本能,每一下大力道的*插,坠子都会大幅度地摇晃,前>
……
“请老师别动,我来解开绳子。”杰诺斯慢慢地松开绳索,一条条勒痕在埼玉的身上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
“呼——”突然间失去了束缚,埼玉感到一种极大的解放感,好像此时才真正的呼吸到了空气一般,身体的力气在一瞬间都被抽走了。埼玉放任自己躺倒在杰诺斯怀里,尽情呼吸:“我说啊,你这个玩法真是太累人了,不过真的挺爽的,哈哈。”
“老,老师能开心就好!请老师务必让我按摩一下,这样痕迹才能快些消除。”
“嗯,你来吧,万一让人看见多不好……”杰诺斯认真地进行着按摩,埼玉歪过头看见一片狼藉的地板,脸不自觉地红了,“早知道……应该铺个什么东西就好了……”
“对不起,老师!是我的疏忽!开始我也没想到能进行到这一步,没想到老师您——”
“打住!拜托你快别说了……”
(⁄ ⁄>⁄A⁄<⁄ ⁄)


end,
雾草啊😂这么改真累啊😔
曰了汪啊😂
真是醉啊😂
(酷爱看我没坑😂)
写的我好饥渴啊😂

【炖肉三十题】贴吧传送门

我的心好冷啊😂
原来那个帖子被删了😂
度受你去shi啊😂
我回归啦基友们😂来吃肉啊😂

http://tieba.baidu.com/p/4313481323?share=9105&fr=share

http://tieba.baidu.com/p/4313481323?share=9105&fr=share

我放假了!!
然而更文还是一样辛(tuo)苦(yan)
_(:з」∠)_
谁来督(bian)促(da)我啊_(:з」∠)_
没错全部都是我预习期末考试的时候画的😂

抱歉<(_ _)>这么久了什么都没有更新,
大家放心不会坑的,虽然三十题很多,但是肉一定会炖完的!!٩( 'ω' )و
台灯已进入期末修罗场模式😂😂😭
考完试就可以愉快地更新啦!
到时候吃掉老师应该很快就完结了吧~(没错什么剧情都没有也没交代的完结😊)
不过我还有好多别的脑洞!!
抱歉答应鬼瞳酱的文要拖到寒假了嘤嘤嘤嘤!!
忙里偷闲涂的几张放上来表示一下存在感,以后努力把三三画的再帅点!!(ง •̀_•́)ง